This is a piece of writing about World War 2. The writing talks about a little bit about the amount of people who were killed. It then proceeds to talk about recent historians who have written books about it and the reasons why World War 2 is studied so widely. Let’s look at a few key words.

Key Words

第二世界大战 – World War 2. As you can probably guess, 第一世界大战 is World War 1.

比例 – Proportion/scale. 这个模型是按准确的比例做的 meaning “This model is made to scale”.

统计数据 – Statistical data.

World War 2

(Hover over the Chinese for pinyin)

纵观人类历史,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更血腥的战争比比皆是。例如,8世纪中国的安禄山叛乱或17世纪中欧的三十年战争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就比二战大。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巨大人间惨剧本身让其他战争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而且,二战发生的年代相对较近,它给人类留下的集体记忆之深,是那些年代久远的恐怖战争无可比拟的。

有关二战的统计数据几乎让人麻木。各方估计的死亡人数有出入,但在1939-1945年的这场战争中,直接死亡人数高达七千万,其中三分之二是非战斗死亡,这使二战成为人类历史上绝对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二战时期,每十个德国人中就有一个死亡,德军死亡率达30%;约有一千五百万中国人和两千七百万俄国人丧命。夹在两个极权主义国家之间的波兰人口减少了16%,其中约一半是犹太人,那是希特勒的“最终方案”要解决的部分目标。当时,每天平均有将近三万人死于非命。

在一定程度上,人们很难明白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所以最近的历史学家往往特别关注二战的某些战区或层面,致力于将亲身经历二战的人眼中的二战呈现给读者。安东尼•比弗(Antony Beevor)和马克斯•哈斯丁(Max Hastings)都是这方面的典范。马克斯•哈斯丁已著有多本作品,内容涉及英国的战略轰炸、盟军的诺曼底联合登陆以及战争末期德日两国的战役。安东尼•比弗同样也写了几本书。1998年,他笔下的围攻斯大林格勒令人印象深刻,他也因此闻名于世,之后他又写了关于诺曼底登陆日及攻克柏林的书。现在两位作家尝试了不同的写作方式,即跟随安德卤•罗伯特(Andrew Roberts)和迈克•伯利(Michael Burleigh)的脚步:以单卷本的方式讲述整个二战史。这两位作家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尝试用单卷本写二战史。

马克斯•哈斯丁的动作比安东尼•比弗快。七个月前,《人间地狱》一书出版(现在出了平装本),理所当然地引起了人们的热议。

What did you learn from this?

Thanks for reading, if you learnt anything useful then feel free to comment below and share it with us!